ad

21

06.2023 主頁 > 其他 > 簡論影視中的敘述手法

簡論影視中的敘述手法

簡論影視中的敘述手法

現代的高技術背景下,盡管現代的影視技術已不再依靠相機、影片,而是被虛擬、數字技術所替代,但是,影視技術仍離不開“內部的戲劇”,也就是說,既不能去除自身固有的戲劇“基因”,又不能脫離其與影視的本質關聯。

勞遜注意到,“當它成長時,它已經從戲劇性和長篇小說中獲益良多。”羅慧生又說:“戲劇影片是一種強調對戲劇要素的控制的“必經之路”,它是一種從單純的合成階段向多層次的深化階段的開始,是一種在影藝史上很我和我的父辈有價值的東西。

在它從一種滑稽的表演中走出來,成為一種被大眾接受的獨立的藝術形式,它借鑒了劇場幾千年來的敘述方式。

在古代希臘時期,亞裏士多德就提出了一個關於話劇的“開頭”、“結尾”三段式的觀點,並由此發展出一個比較完善的話劇的構造模型。此外,由於認識到戲劇中“高潮”的重要意義,於是就有了“起,轉,合”這一概念。

所以,影片除了吸取了劇場的營養外,還注重了故事的開頭和結尾,以及因果循環。

這種故事情節的影片,曾經被不少人詬病過,但在當時,卻是一種無可爭議的主流。

戲劇敘述方式具有如下特征:表現為一種閉合的線形結構,具有明顯的開端、發展、高潮和結局,戲劇沖突激烈,情節跌宕起伏,曲折生動的特征。

在時間線上,敘述章節前後相繼、環環相連,經常會設計出競技、追逐等驚喜和有疑點的情景,對角色進行類型的刻畫,利用了因果支配敘述的煽情效應。比如在好萊塢的一部經典之作《終結者》中,這種特征就非常顯著。

好萊塢以一種固定的制作方法統治著全球的電影業,但他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故事起源於一部“情節劇”的西部感情派的悲劇,這種悲劇往往是因為門第不同而導致的一段感情或一段婚姻破裂的故事。

如果把這個故事的劇情形式追溯到19世紀,法國劇作家喬治·普羅蒂提出的36類劇本形式的二十八類劇本形式,也就是所謂“門第、身份、身份等差異,不可通婚”。

這種方式的電影,不僅博得了觀眾的憐憫和淚水,而且還獲得了相當可觀的商業利益。

在這種模式下,任何一位藝術家都可以輕蔑地看待這種模式下的商業影片,原因就在於他們的觀念高度不足,沒有鮮明的性格特征。《泰坦尼克號》創下了世界電影的票房神話,《愛情故事》贏得了全世界的歡呼,但又有什相逢时节麼理由否認這一點?

直到今天,“三十六幕”的“劇本”的形態學在許多學者的眼中,依舊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方法,可以用來探討影片的敘述方式。

盡管在當今社會,影片敘述的故事雖然已經超出了三十六種類型,但是,影片敘述的故事仍然以三十六種類型為基礎。

在影片走出一條另類的發展之路時,往往著重於對常規范式的打破與反抗,然而,要想實現真正的打破,卻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作為“新浪潮”影片的領軍人物,法國知名的戈達爾,在影片的敘述方式和拍攝手法上,始終堅持反對好萊塢影片的“反派”,但他終究還是沒能跳出“反派”的范疇。

其代表作品《筋疲力盡》在承襲了警察風格的街頭電影的同時,仍是“捕逃”三十六種類型中的第5種類型。法斯賓德是新德國的導演,他所尋求的就是“一部德國人風格的故事片”。

他在《瑪麗亞·布勞恩的婚姻》一書中,運用了36個劇本中的18個劇本,其中一個劇本是:她認為她的妻子已經去世,但她並沒有去世,等等。

影片固然令人陶醉,但是影片本身所具有的意義,並不僅僅在於影片本身所具有的視覺與聽覺要素,更在於影片所講述的情節。

一部商業影片是否能夠取得勝利,並不是靠著耀眼的明星、高超的技巧和富有少年的你質感的畫面,而是要靠著精細嚴謹的結構、撼動人心的人物設置、引人人勝的劇情,只有這些因素,方能讓觀眾產生濃厚的觀賞興趣,贏得觀眾的喝彩聲。

在影視制作上,他們僅僅重視視覺與視覺的表現,沉溺於自己創造的影像的幻想,而忽略了敘述,一味地重視聲音與圖像的表現,排斥故事,排斥情節,排斥結構,將演員視為無魂無魄的會講話的工具。

by Gina 瀏覽 12

Tag
箭头_arrow515 - 副本